郏县数十人持刀棍打砸售楼部 男子右脸被砍伤

【核心提示】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堂街镇汝岸新村售楼部,位于郏县华程学校对面。半年前,这里发生了一起血案,二三十青年男子手持刀棍打砸售楼部,还将一名无辜男子右脸砍伤,疯狂场面,堪比电影大片。


售楼部遭打砸事件回放

据伤者王国放介绍,他是郏县王集乡马头王村的。2016年12月29日晚上20时10分许,他在弟弟王志民开发的汝岸新村售楼部洗手间解手,突然听到展厅有人大声叫喊:“都给我蹲下,谁不蹲下就砍死谁!”而后,听见打砸展厅的杂乱声。他赶紧刚出厕所门到展厅看个究竟,几个陌生男子蜂拥而上,掂刀朝他砍来,他急忙用右手挡住头部并后退,导致右手臂被砍三刀,右脸皮大面积被砍掉,剧烈的疼痛感让他卷曲着身子,倒在血泊之中。他却依稀能听到一群人仍在继续打砸,有人还叫嚣说“把车后的枪掂出来”,几分钟后打砸声停止,有人扔下一句话“谁报警弄死谁”,最后一群人扬长离去。

事后,伤者王国放被抬至郏县人民医院抢救,后转至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治疗。经法医鉴定:重伤二级。

经办案民警了解,汝岸新村开发商王志民是外乡人,社会闲杂人员刘金阳后台老板与他曾有过节,这次是故意找茬,幕后指使干儿子刘金阳等人前往闹事的。

当晚18时许,社会闲杂人员刘金阳及赵天天、李俊峰三人饮酒后到汝岸新村售楼部展厅门前耍酒疯,大声挑衅叫骂,与王国放二哥王利民发生口角。刘金阳放话:你给我等着,然后离去。

随后,刘金阳将刚发生吵骂事情告知了后台老板。后台老板当即用手机拨给平顶山市某“头目”,叫其带上贾朋图、高川等七八个人,捎上大马刀赶到汝岸新村售楼部收拾人。刘金阳也马上按后台老板、干爹的指示落实,通知李胜辉、赵克乐、魏远杰等当地社会青年二十余人,统一佩戴大棍棒前往汝岸新村售楼部,等平顶山“队伍”会合。

很快,六辆轿车、约三十名社会青年手持刀棒集合在汝岸新村售楼部,接着就发生了前文打砸伤人的恶性事件。



事件结果导致王国放被砍重伤,所花医疗费十余万元;售楼部钧瓷、电脑、茶台、展台等物品被砸毁,造成经济损失约三万元。

据查,2012年8月13日,刘金阳伙同老表李伟强在天津市武清区非法拘禁他人被刑拘判刑。刚期满释放二年的他,如今不知悔改,再陷囹圄,属于重犯。

目前,郏县警方已将刘金阳、李胜辉、贾朋图、高川等四人刑拘,雇凶主谋及其他帮凶已立案,在追逃之中。

雇凶主谋另涉嫌五宗罪

雇凶主谋、刘金阳的后台老板是何许人也?名曰李建坡,系2009年至2014年为郏县堂街镇堂西村村支书。村民们纷纷指证,李建坡是一位典型的涉黑村霸,至少涉嫌五宗罪。

致人轻伤。2004年9月,李建坡在自己开的401饭店里,将堂西村村民赵二孩、丁庄村村民丁向刚、城关镇村民马小雨打成轻伤;2005年2月5日(腊月廿七)指示弟弟李建勋在堂街镇十字街口将外乡商人王志民打成耳穿孔,轻伤。

私藏枪支。堂西村村民李占国在李建坡家中,亲眼看见李建坡拿出一把五连发单管猎枪;孔东村村民李晓刚则看到李建坡从公文包掏出左轮手枪一把,随后又装入公文包中。

非法倒卖土地。2010年期间,身为村支书的李建坡利用职务之便,将堂西村四组16亩养殖专用地以每亩2.2万元征收,后以350万元价格倒卖给邓宏伟进行房地产开发,给四组村民分发128万元后,剩余222万元被中饱私囊。

非法占用农用地。李建坡利用职务之便,将堂西村集体山楂林40余亩占为己有,在林地上开发垂钓园、别墅、酒店等,没有任何建设规划手续,纯属违章建筑;2009年年初,李建坡强行将15亩核桃园承包给自己的亲弟弟李建勋;2009年5月,李建坡再次强行将四组村民的两条约2亩的生产路段租赁给李万杰,然后用于自己商品房开发。以上三宗土地,堂西村四组村民分文未收到承包租赁款。

敲诈勒索。2013年,李建坡指示其弟弟李建勋带领20余名社会青年并安排几辆大车载满垃圾堵住堂西村二组村民王秋尧家20余间门面房二年之久。无奈之下,王秋尧家人给李建坡送去25万元才完事,却已造成六十余万元的经济损失;2016年3月16日,李建坡指示弟弟李建勋、干儿子刘金阳纠集二十多名社会青年手持砍刀、棍棒等,阻止堂西村四组村民李占国建房施工至今,要求给李建坡70万元,否则不让盖房。期间,李建坡不时安排人砸李占国家门,手持凶器威胁骚扰李占国家人,造成李占国不堪重负突发脑梗住院治疗,花费三万有余,门面房经济损失五十余万元;堂西村核桃园旁的村集体大道,李建坡指示其弟弟李建勋,自架栏杆,拦路收费。以上村民均有报警,却不了了之。

破坏选举。2014年堂西村村两委换届选举,李建坡因失去群众基础,选票寥寥。恼羞成怒的李建坡带领其弟弟李建勋及社会闲杂人员大闹选举会场,李建勋坐在选举台上,手拿茶碗照着桌子砸得叮当响,在场镇政府领导吓得不欢而散,选举不告而终。造成堂西村至今没有村主任,村支书得由镇里临时指派。实际上,在堂西村,还是李建坡说了算,想打谁骂谁敲诈谁,上级领导管不着,也不敢管。村民更是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王宇 曹文)

【编者按】编者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村霸如此猖狂,村民可以生存?我们不知道,中国的法律在郏县,被放在一个什么位置?请继续关注后续报道。


新闻来源:http://www.ifenghn.cn/gnzx/253231.html 

本位为转载文章,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折扣季 史上最全最值得收藏的购物“独门秘笈”